全部
  • 自由中国
  • (380)

我们该有冷静而理性的认识论

五六年前,我看到很多人对某某某非常有好感,言论上充满着“指望”,寄托于他会怎么样。看到那样的舆论氛围,我多次撰文表示难以认同,我的表达是“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应该看他做了什么。”说,谁不会说,谁不知道表演几下。那个时候,我深受分析实证主义法学派的理论影响,经常提醒人们“事实是一码事,价值是一码事”、“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三四年前,我看到不少人把某某某比做那个谁,言论表达的意思表露了极大的殷切...

  • 391
  • 3
  • 8
  • 0
2017.08.20 10:27

澳大利亚与南非,“制度论”的痛

这些年来,我们时常听到一些人举例澳大利亚来阐述“制度的决定性”。他们说澳大利亚是英国流放犯人的地方,因为有了好的制度,所以犯人的后代在今天也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秩序。这种说法粗略地讲确实没有问题,也给接受“制度论”的人满满的能量,激发他们更加坚信制度论。但是,假如深入去了解,并进一步思考,我们就不难感受到很多很多的问题,它绝不是像用“制度论”宣讲几句那样。“制度论”显然是把问题割裂开来了,人为地设置了界限,...

  • 704
  • 4
  • 18
  • 0
2017.08.17 10:00

“制度论”是误入歧途的认识

最近这些年来,“制度论”非常流行,某些人群在见到社会问题时总是大谈“制度”,他们把问题都归结为制度,认为若是改了制度,一切便迎刃而解了。制度论甚是有理,给人感觉一种万能论的分析或认识的标准,只要遇到了问题,把根源归为“制度”就没错。 因为有了这种定向思维,有了普遍的认同,所以制度论俨然成为最流行的一种说教。但是,观察下来,我们是很容易感受到很多问题,特别是这种认识正在成为一种诱导大家思维、思考的口号式标...

  • 507
  • 0
  • 16
  • 0
2017.08.16 21:40

悼念远征军200师老兵刘定海爷爷

昨天,我国全面抗战80周年的“淞沪会战”纪念日,在这个特别纪念日的时候,原国军、远征军200师老兵刘定海逝世,100多岁(具体数,他女儿也说不清楚。) 远征军200师刘定海爷爷的事迹,我在2年前曾经有过介绍,去看望过三四次。在2015年时,双目失明的刘爷爷现场唱起了国军抗战时期的军歌,令在场的我们惊叹。我国抗战之军人,虽年老多病,然他们的傲骨气节却依然,实为我辈楷模。 刘爷爷之生年,历经沧桑,民族灾难、国难,特别是“...

  • 440
  • 2
  • 16
  • 0
2017.08.14 17:56

新书介绍:自由在发展

经过持续的努力,鄙人在今年3月中旬开始写作的书基本确定了版本内容,它是一本全新解构1840年以后的思想演变史的作品,主要以社会思潮与政治团体推动的行为相结合,研究中国人在这个过程中的思想曲线波动。以下是大纲式的解释。 书名:《1840年以来,中国人一直走在歧路上》 时间:上起1840,下至1949年,思想上的分析到1920年代的学衡派思想演变:林魏反思,到洋务派,到王郑“民主之国”,到康梁变法,到孙黄理论,到新文化运动,...

  • 601
  • 1
  • 22
  • 0
2017.07.31 09:54

普京扯“叙利亚主权”就是一个大笑话!

东方时间 4月7日早晨,美国时间4月6日晚上8点左右,美国总统川普下令轰炸叙利亚独裁统治集团控制下的某个机场,原因是独裁统治方在4月4日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几十号叙利亚无辜贫民死亡。美国总统川普不能接受叙利亚独裁统治方滥用化学武器的做法,遂决定对叙利亚进行一次轰炸,以惩戒叙利亚独裁者巴沙尔的无耻行径。 美国轰炸叙利亚事情发生以后,叙利亚的盟国俄国站出来了,俄国贪权者普京站出来说,“美国的行为是侵犯叙利亚主...

  • 3240
  • 8
  • 171
  • 0
2017.04.13 21:16

2 少将为何不把抗日国军称为“我国军队”?

卡夫卡说过,“语言是行动的开路先锋”。回看20世纪的中国历史,我们会发现政治色彩太浓了,它几乎扭曲了人们对事实的认知,特别是1949年苏俄语系取得大陆地区的话语主导权以后,中国20世纪史便成为了“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在苏俄意识形态话语语系下,中国人开始被分裂,他们不再是基于同种同文,却是根据阶级和阶级意识来划分。所有划分的总源,它又离不开苏俄,离不开马列,或者说,同种同文让位于意识形态的马列,苏俄是大陆马列...

  • 33346
  • 57
  • 1389
  • 0
2016.08.19 14:32

令计划郭伯雄两案为何缺观众呼应?

继续谈腐败,接着昨天的思路前进,把腐败与反腐败过程中的现象结合起来,看看当下人们对反腐败所持的态度变化。 通过对近来媒体报道的反腐大案的观察,我认为反腐败已经出现了一个拐点现象,这就是大众已经逐渐对反腐败的案件缺乏了热度,兴趣黯然,没有了前两年那种看到“战果”就激情澎湃的现象。或许,审美疲劳在这里起到了作用,又或是波浪式反腐新闻已经过了传媒顶点,更可能是大众有新的想法。这些因素皆可能是原因,但是变化...

  • 5508
  • 0
  • 266
  • 0
2016.08.16 11:45

2 反腐败,中国人真的很难突破吗?

人都会有贪欲,这是人性的问题。如何防备贪欲,尽量防止人性恶被发挥极致?这肯定需要用制度来约束,美国是用宪政的制衡、公民监督和媒体监督等多个面实现的。――题记 反腐败是我们最近几年里听到较多的词汇,媒体也时常被打出来的“老虎”“大老虎”占据版面,某些人看到这些消息就会感到兴奋,以为这又是取得反腐的“战果”。对于这部分人来说,反腐败是兴奋剂,可以时不时地用来提提神,借以表达自己对贪官的愤怒。当然,你要他们多想...

  • 13057
  • 18
  • 374
  • 0
2016.08.15 15:35

2 郑永年是个优秀的新闻发言人

“周世峰案”一年多了,我除了看到媒体千篇一律的报道外,至今没有看到不同的声音。在这样那样的“举国体制”影响下,我习惯了不听一面之词,也不喜欢去做出什么评论,因为信息不对称的评论只是“姑妄言之”。事件发生值此一年之际,法院终于传来庭审的消息,我也听到了裁决结果。结果就是这样,尽管我们有不同的看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正义具有天然性。 审判结束后,除了重复原来的说辞,我真没看到什么。我已经厌倦了那些貌似惊人的喋喋...

  • 11546
  • 24
  • 626
  • 0
2016.08.09 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