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理论随笔
  • (340)

自由是一种攻无不克的力量!

观察19世纪后期以来的“现代专制”,特别是一战后崛起于欧陆的极权,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极为简单的结论:那些曾经喧嚣一时的专制或极权,它们最后都被自由政治力量所击败,一战是自由击败德奥,二战是英美法主导的击败德意日,二战后则自由世界击退苏俄极权世界。一句话,正是自由及其自由力量,让现代专制如过街老鼠般,而每一次自由之光集中照射于某块区域,那里很快就会被自由所征服。 自由是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即便是二战时期的...

  • 2959
  • 1
  • 61
  • 0
2017.10.19 10:10

“共和”的释义与国民党的训政问题

大家晚上好!趁着国庆之际,我讲一下中华民国的“共和”,即今天的主题是“民国的共和释义”。观察这些年,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几种现象:一是清流派的言论很流行;二是鼓噪情绪的口号很广泛;三是冷静思考的务实很不待见;四是认同自由民主的人群普遍爱听故事。越来越紧张的氛围,环境塑造人们普遍情绪化,而改良以来的社会氛围又是急功近利的、浮躁的,这就使得我们对现实问题更容易被情绪激动的语言所引导,从而让我们更加迷茫。清...

  • 928
  • 0
  • 30
  • 0
2017.10.11 08:19

从美国枪击案看“制度论”的不足

从美国枪击案看“制度论”的不足美国时间10月1日、东半球时间10月2日,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发生了一起恶劣的枪击事件。枪击导致59人死亡,500多人受伤,据说是美国20多年来最严重的一起枪击事件。案件发生以后,内地的微群转发得很快,也积极跟进了。在这起悲剧事件上,内地的舆论比较少介绍美国的媒体报道,大多是中国人根据自己的需要和理解来表达,或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来选择某些视频。比如,我们之前看到的一位53岁的人吸引枪击者...

  • 335
  • 2
  • 7
  • 0
2017.10.09 08:23

拉斯维加斯事件:中国人的人性在哪里?

按语:上月多篇随笔的理性探讨“制度”出路的被404了,时评的也有。在这种环境下,我是有自信的,相信这种理性之光具有无形的力量。我们相信理性的魅力,相信真相的力量,相信自由的征服力,相信新思想的光芒。也借此机会向所有具有人性光辉的人,保持正义心的人,向往自由的人,表示敬佩,因为这是真正的进步之力。【正文】 本月初,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发生悲惨的枪击案,59人死亡,500人左右受伤。在悲剧事件发生及其之后,我看到...

  • 2063
  • 3
  • 37
  • 0
2017.10.08 10:54

自由是一把利剑

自由是一把利剑,其剑锋直指“专制”“独裁”,是西方政治社会最强势的力量。英国革命是“自由”的典范,它后来被美国所继承,因而英美国家又被称为“自由世界”,它们先后取得战胜纳粹势力、苏俄势力,并在今天依然以强大的力量在全球扩大影响力。 英国革命是典型的自由战胜专制,即贵族们通过反抗集权的国王,从而守护了自己的自由和权利。英国当时的“专制”,是指封建制解体时期的国王不断扩大权力,用战争来加强中央集权,扩大国王对地...

  • 3315
  • 5
  • 69
  • 0
2017.09.30 17:30

观念没改,新的制度运作不起来

从6月1日撰写的《制度之维:改制度还是改观念》以来,我对制度的看法始终没变,归纳起来就是这么几个方面:一、政治制度是重要的,但它只是一种政治社会(或社会形态)的一个重要因素,不是决定性作用的,更不是因政治制度而创造某种政治社会;二、人类社会自进入文明时代以来就存在政治制度,中国人先后经历过2次政治制度的自我演变,1840年以后经历一次外部因素影响的“政治制度之变”;三、由于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一直存在政治...

  • 535
  • 0
  • 16
  • 0
2017.09.30 11:17

多谈些具体问题,多想如何解决问题

最近几个月来,我对“制度论”作了一番比较详细的分析,在分析制度的起源、演变和新生成的过程中,对“制度决定论”(制度论)的批判就几乎有了一个系统性的阐述。批判制度论,是因为我感受到人们的普遍浮躁和偏见,他们习惯了一种思维,把各种各样的问题一概归为“制度”,从而得出固定思维的结论――就是制度导致的。因为这种认识的思维已经固化了,所以制度论者总是开口闭口讲“制度”,认为改变了制度就很快、立即可以解决问题。 制度论...

  • 989
  • 2
  • 15
  • 0
2017.09.29 18:38

對郭於華教授的“惡性循環”之看法

昨日諸多群裏轉發郭於華教授的訪談,她談到“制度、文化和人性”的話題,指出內地的社會氛圍已經呈現出“制度、文化和人性的惡性循環”現象。在該訪談中,她對諸多問題的看法,算是比較獨到,也是目前普遍性困惑的問題。 應該說,最近3年已經有一批知識分子站出來,以他們的知識、情懷去關注這個變革時代的問題。這種現象是早在2010年前後所少見的事,那時候只有少數幾個高校的老師關心社會公共問題,比如賀衛方老師、張鳴老師、於建...

  • 1220
  • 0
  • 20
  • 0
2017.09.27 17:30

偏见:制度论、明君贤相论和国民劣根论

制度与制度论 6月初以来,我用了大量的篇幅对“制度论”进行分析,厘清制度的起源、演变和新生成,同时指出中国人高涨的“制度论”有哪些渊源。应该说,晚清以来的中国人就一直没有淡化“制度论”,而每次社会走到十字路口时就会有“高涨的舆论”。这种制度论,它忽略了“改变制度”和“改变哪些次级制度”,也混淆了“制度的功能”和“制度的决定作用”。 正如我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制度是重要的,但它不是决定性作用的;人类自进入文明社会以...

  • 667
  • 1
  • 11
  • 0
2017.09.26 11:02

制度决定论的问题!

制度决定论的质问,具体有如下:1、这是哲学体系的分歧,是思维的分别。具体地讲,就是欧陆理性主义哲学与英国经验主义哲学的差别,前者偏重于逻辑演绎(演绎法),后者偏重于经验归纳(归纳法)。演绎法的,人们喜欢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就是简化为某些个概念,然后用逻辑进行推理,进而得出结论。归纳法的,是通过对大量的现象、经验进行观察,进而归纳出一些结论。在历史事实上,演绎法与归纳法对这段历史可能会存在很大的不...

  • 347
  • 2
  • 12
  • 0
2017.09.25 0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