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理论随笔
  • (321)

英美的经验:制度是演变的结果

继续延续“制度之维”,这次重点以英国、美国的政治经验来分析宏观的政治制度,以便进一步对时下流行的“唯制度论”、“制度决定论”进行批判性回应。从开始分析“制度”以来,我始终对“制度决定论”予以批判。在我看来,“决定论”的思维本身就含有隐性的专制意识,它的隐性语言是“谁决定谁”,延伸出来的实践隐性语言就是“实践群体决定了广大的泛大众的命运”,因而那些公然宣称“信仰决定论”、“制度决定论”、“文化决定论”、“素质决定论”和“经...

  • 1092
  • 3
  • 48
  • 0
2017.06.14 11:37

苏维埃经验:人性与自由在制度之上

继续“制度之维”的思路前行,我将在本文中重点分析列宁在苏俄开创的“苏维埃”,总结这种“苏维埃经验”,以便我们更加清晰。对于苏维埃的认识,阿伦特式的“极权主义”话语风靡欧美学界,但极权主义最初是指纳粹德国和苏俄这种政治理论,并非单指苏俄模式。不过,由于人们的习惯,所以我在此处亦采纳欧美学界的词汇――极权。 对于苏俄的苏维埃,观察它的政治历史现象,我认为催生它的结局可以归纳为三句话:恢复人性,挣脱奴役,争取自由...

  • 1593
  • 2
  • 62
  • 0
2017.06.13 15:55

台湾经验:五权制的政治转型

接着“制度之维”分析,本文将分析中国晚清康梁“变法改制”话语体系主导的政治实践――主要又以共和政体的政治实践为素材。这次的分析,它是重点对目前重复晚清时期的那套“唯制度论”的问题展开,分析试验的孙文“五权制”,以便让我们更清晰的认识问题。 就内地现实来看,热衷于民主的人,他们普遍地以“民主制度”作为开口闭口讨论的重点,以致绝大部分人一说到民主,他们立即就是转移话题到“民主制度”,并千篇一律地指出“就是要有民主制...

  • 1180
  • 1
  • 35
  • 0
2017.06.12 21:51

中国文化下,国人是如何认识制度?

继续“制度之维”的话题,以1840年以后――特别康梁维新变法以后,中国人迎接“中西冲突”所表现出来的“制度论”及其实践,做一次经验的归纳。 以我的观察来说,1840年以来的中国是处于“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其政治秩序的重建至今还在路上。晚清以来的“大变革”与春秋战国时期又具有诸多的相似性,比如,春秋战国时期是法家式“变法改制”思维主导了,晚清的康梁拉开的中西政治秩序融合也是“变法改制”思维的。而且,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法家...

  • 891
  • 7
  • 28
  • 0
2017.06.11 18:30

沉思:制度的起源、演变和新生成

继续沿着“制度之维”,也是这个话题的第4篇随文了。在《制度与人性》里,我已经提到了“制度的起源、制度的演变和新制度的生成”。应该说,这是目前“唯制度论”最继续去思考和提升的部分。在绝大多数的“唯制度论”者那里,他们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要改制度,快点改制度,改了制度就可以实现民主”,这种论调在很多圈子里喧嚣,有的人甚至以这个作为标准去评判“群友”。 坦率地说,围绕着这种叫喊“制度论”的话题,我在最近两年是没少去思考...

  • 537
  • 5
  • 18
  • 0
2017.06.10 22:57

制度与人性,兼谈驻马店碾压事件

大概是前天(6月7日),微信圈流传一个视频,画面上一位女子过斑马线时被出租车撞倒,路人无人问津,而该女子也没有起来,不久又被一辆车碾压过去,被二次碾压的女子死亡。这个事件发生以后,关于“国民性”与“制度论”争论起来,而网络上广泛地流传张雪忠先生的“制度论”。 国民性、人性与制度论,这看起来是对立的,特别是像张雪忠先生这种“唯制度论”者的拔高与呐喊,使得“制度论”喧嚣一时,许多人接受了这种排它性的“制度论”观点。...

  • 1091
  • 3
  • 21
  • 0
2017.06.09 22:39

唯“制度论”是潜在的专制意识

沿着上一次的《制度之维:改制度还是改观念?》思路,我将在本文继续深入思考制度的问题,特别是制度的演变过程。不得不说,我是批判“唯制度论”的,对过去10年的所谓启蒙及其启蒙者做一次反思,也把目前依然盛行的“制度论”与晚清民初的“立宪论”作一次比较。透过这些思考,我想进一步提醒自由民主的爱好者们:如何改变才是重点,喊口号是无济于事的。 应该说,制度论是中国人的惯性思维,人们很容易被“制度论”牵着鼻子走,认为改变...

  • 634
  • 6
  • 18
  • 0
2017.06.08 19:34

制度之维:改制度还是改观念?

改变人的观念很难,但是改变制度比改变观念更难。因为制度要透过观念来改变。所以,我认为目前大谈改制度的人,倒真是“啃骨头”――艰难的部分。再从人类文明史来看,目前社会学划分的几个宏观社会,封建制、帝制、宪政制度,这些都是几千年才变化一次的。可是,在这几千年里,人的观念可不是这么几次,而是有很多很多次。〔正文〕 最近几年来,我们时常可以听到一群人喋喋不休于“民主制度”,他们大谈特谈制度,以为民主政治的根本就...

  • 1151
  • 7
  • 51
  • 0
2017.06.01 11:35

“人民的名义”,有谁授权了?

4月4日上午,我的好朋友发来知乎上一篇讨论“人民的名义”的文,我仔细读了很多评论。但是,由于不熟悉相关的规则,我居然把最顶端的评论“阶级斗争”长文读完就忘记了任务――本来我们主要是交流该文的“阶级斗争”主题。那篇转发评论吴含及其《海瑞罢官》的文放在“人民的名义”之下,不知道是何用意,但观察该长文,联系“人民的名义”,一些感想不由自主地袭来,我于是发表了对卢梭和马克思的“人民”之解构言论。因为那番解释,这就促成了...

  • 4474
  • 5
  • 201
  • 0
2017.04.15 21:00

“以人民的名义”普遍令人感到害怕

很多年前,我反思教科书上的“理想”与现实社会,对那些可能让人感到亲缘的概念表示疑惑,很希望透过对这些貌似亲切的概念的思考来认识更进一步的问题。比如,我曾经多年对“人民”一词保持慎用,基本上以“国民”一词取代,而“群众”则是用“大众”、“公众”、“我们小民”等概念。在我看来,这些充满统治集团的话语权、语境的概念,它从来都是具有特殊的含义,因而慎重使用它们比较妥当。 我惧怕“人民”,这大概还要追溯到2009年、2010年那个...

  • 4080
  • 5
  • 123
  • 0
2017.04.11 1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