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有谁授权了?
2017-04-15 21:00:33
  • 0
  • 5
  • 208
  • 0


    4月4日上午,我的好朋友发来知乎上一篇讨论“人民的名义”的文,我仔细读了很多评论。但是,由于不熟悉相关的规则,我居然把最顶端的评论“阶级斗争”长文读完就忘记了任务――本来我们主要是交流该文的“阶级斗争”主题。那篇转发评论吴含及其《海瑞罢官》的文放在“人民的名义”之下,不知道是何用意,但观察该长文,联系“人民的名义”,一些感想不由自主地袭来,我于是发表了对卢梭和马克思的“人民”之解构言论。因为那番解释,这就促成了我后来的那篇文章――“以人民的名义”普遍令人感到害怕。

     在我看来,卢梭的主张和马克思的主张都是一种“人民的名义”,但这个“人民”的承载量却不同,卢梭的“人民”是一国的所有人,而马克思的“人民”则是服务于他提出的“阶级斗争”,也就是人民仅是占社会多数的劳动群体。而且,卢梭的“人民”形成了“公意”,它是一种抽象的集合体力量;马克思的“人民”则形成“无产阶级专政”,它是一种具体的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压制。在实践方面,由于卢梭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都是有革命党人去实践,因而革命者就很快掌控了“人民”的发言权,即他们垄断了代言“人民”的权力,把不同的声音定性为“人民的敌对势力”。

     由历史上所发生的“以人民的名义”现象来看,代言“人民”的革命团体,当它们掌握了权力后,它们就成为了“人民”,而社会上那些芸芸众生却没有了“人民”的名称了,只能沦为掌权的革命团体强行代表的弱势方。这种现象说来比较奇怪,明明大众是属于“人民”的部分,为什么他们居然被剥夺在“人民”之外,且随时可能成为“人民”的敌人?换句话说,“人民”中的成员是不是“人民”,他们是没有发言权的,却只能听命于掌权的革命团体。而且,历史上的经验表明,大众不是“人民”――被任意裁夺为“人民”的敌人,这是一种普遍性的现象。

     为什么大众不是“人民”反而是“人民的敌人”?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实就明白了我先前所说的“以人民的名义”往往是专制、腐败、堕落、肮脏的代名词。因为在掌握着“以人民的名义”的人那里,还没有什么哪个比“以人民的名义”更高尚更可滥用权力了,他们看到某某人不舒服,得了,给你一顶帽子――人民的名义――让你翻不了身。比如,法国、苏俄、意大利……这些地方曾经是多么的盛行着“人民的名义”,大众和不同意见者都成为了“人民的名义”的受害者,甚至掌权者也容易成为“人民的名义”的受害者。在那些善于利用“人民”的人群那里,只要看到谁不爽,那就给他“以人民的名义”进行惩罚或报复。应该说,“人民”中的成员在“以人民的名义”游戏规则面前是非常非常渺小的,他们随时可能被后者吞噬掉。

   “以人民的名义”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霸道,如此的冷漠无情,那么人们就不禁想知道一个问题:轻松使用“以人民的名义”的人群,你们有经过“人民”授权吗?哪些“人民”给你们授权了呢?

     我们是知道的,根据社会契约论原理,人民出让属于自己的部分权利并组建政府,于是政府所代表的公权力就与人民所拥有的私权利构成契约关系,即政府的权力来源于人民的授予,没有经过人民的同意,政府不得做有损害人民的事。遵照这种契约论原理,人民有了监督政府执法的权力,有了任意批评政府执法的资格,也包括监督政府的立法和财政。也就是说,人民在政府之上,政府的公职人员不得以自己所掌握的权力制定侵害大众的法令或法律,否则就违反了人民与政府的契约关系。

     毫无疑问,那些喜欢假借“人民的名义”的人,他们在绝大多数时候是擅自做主,根本就没有获得人民的授权,只是掌控着“人民”,然后透过掌控的“人民”来代言,所发出的言辞、法律和政策就获得一套美其名曰的“以人民的名义”。在那些喜欢代言“人民”的人那里,你只需要问问他们:谁授权给你了?哪些人授权了?他们马上就会变得哑口无言,无奈之下就会跳出来,然后再用“人民的名义”对提问者来一个“以人民的名义”处分。事实上,“人民”在这里就是工具,就是理亏者心虚、懦弱的表现,他们离开了隐性的公权力以后就什么都不是。

    于我而言,恰如我时常所说的,“别动不动就跟我提‘人民’,你/你们根本就没权力代言人民,因为至少我是没有授权给你”。洛克在《政府论》里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未经人民的授权,政府不得超越法律做事”,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政府必须守法”原则。也就是说,根据洛克的契约论原理,是政府必须守法,而不是公职人员强行要求大众必须守法,这是基础的政治常识。一个政府如果沦为可以任意用“人民”来行事,这就不是一个遵守“法律的统治”(即中国人喜欢用的“法治”)的政府,而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应该说,在文明的社会,我们必定是反对弱肉强食,反对丛林法则,反对假借“人民”去侵害大众的权利和利益,大家期待的是文明、有序、法律和正义。

      总而言之,别动辄“以人民的名义”说话办事,因为你/你们在使用“人民”的时候就该考虑是否经过了人民的权利授权。未经过授予,假借“人民”去行事,这就是剥夺人民的权利,就是违背社会契约精神。

           郭贤源     2017年4月15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