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决定论的问题!
2017-09-25 08:52:49
  • 0
  • 2
  • 12
  • 0

制度决定论的质问,具体有如下:

1、这是哲学体系的分歧,是思维的分别。具体地讲,就是欧陆理性主义哲学与英国经验主义哲学的差别,前者偏重于逻辑演绎(演绎法),后者偏重于经验归纳(归纳法)。

演绎法的,人们喜欢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就是简化为某些个概念,然后用逻辑进行推理,进而得出结论。

归纳法的,是通过对大量的现象、经验进行观察,进而归纳出一些结论。

在历史事实上,演绎法与归纳法对这段历史可能会存在很大的不同:同源于希腊、罗马,东罗马(后来的东正教文明区)和西罗马(后来的天主教文明区)为何会走向不同的社会模式?同样是天主教文明区,为何后来的新教区的国家和天主教的国家会走向不同?同样是新教,为何欧陆的德国、荷兰、瑞士、瑞典会与英国不同?又为何理性主义哲学的欧陆和经验主义哲学的英国走向不同?

2、制度是重要的,但制度不是决定性的,不同文明体的国家在某些表象上可能接近,但最后的走向却不同。比如,中国在西周时期就出现了封建制,可是中国的封建制发展到了帝制;西方中世纪发展到了封建,可是英国最后发展到了宪政,法国却走向了中央集权的专制。

制度的演变是很多因素影响的,不是某个人通过成天冥思苦想设计出来的。所以,试图认为某个设计好制度在实践中必然怎么样怎么样,这是纸上谈兵,是脱离现实中的问题。

再一个,同样是英美系国家,英国的制度和美国就不同,英国是立法权与行政权的制衡,美国则是三权分立并相互制衡。英国叫政治宪政主义,美国叫司法宪政主义。

至于法国和英国,它们的制度差别就更大了,法国与中华民国的制度结构更接近。

所以,叫喊“就是制度决定的”,这是用一个抽象的、空洞的概念去看问题,而不是细化分析问题。

3、从宏观的政治社会来看,政治制度是受制于社会结构的,即政治学不能脱离社会学。以中国为例,中国人所走过的是氏族、部落、帝国、封建制、帝制,前两个还欠缺研究,帝国的制度是演变成后来的封建制的基础,而宗法制的封建又是帝制的基石。制度是前后有渊源关系的,而不是横空出世的,不同的政治社会存在不一样的制度,这是制度的结构做了调整,而维系调整和运作的却是新观念。比如,英国光荣革命前后就可以看出来,议会的上下议院在革命前就存在,国王也是,法院也是,可是光荣革命以后对原先的结构做了新的调整,就产生了新的制度。

4、以政治社会(或通常说的“社会形态”)来说,封建社会是因为事先设计了一套“封建制度”而走向封建社会,还是因为社会发展到一定时期出现分封制,再后来才被命名为“封建社会”?中国的帝制,是因为法家、秦始皇事前设计一套帝制制度而走向帝制,还是社会向前发展到帝制?英国出现宪政,是革命前某个人想出一套制度然后建设出自由宪政社会,还是英国人根据现实需要、经验来调整政治?

这是经验主义哲学与理性主义哲学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思维方式的差别。

5、现在欧美国家是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稳健的政治模式,但每个国家的制度其实是存在不同的,因而我们是用含糊其辞的一个抽象概念――制度,还是去具体分析问题,再归纳出一般的政治学原理,进而根据原理来建设中国大陆的未来,还是再一次效仿康梁、孙黄、毛周那样从表象上学“制度技术”?也就是我们是学“制度技术”,还是学“政治科学”?

6、强调制度决定一切问题,试问康梁是不是这样做的?孙黄是不是这样看的?毛周是不是这样说的?

既然前面已经有3次试验了,这不是经验吗?不是“试错”吗?难道我们还要去试验还要去试错?

再一个,前面3次都是“制度决定论”的,请问哪一个是错误的?又怎么判断、裁断那些个“制度决定论”是错误的?

7、不同的政治制度会影响不同的结果,这是不假的,但是这是不同的政治社会的表象,不能认定是制度决定的,而是综合性因素影响的结果。用逻辑来分析,后一个结果与前面多种因素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用制度作为一个因素去认定是后一个结果的“充分条件”,这就是简单粗暴的思考,也是前后颠倒的思维定式。

8、还有一个,说“制度决定论”的人们,延伸出来,其实践时就是一部分人决定绝大多数人,因而可以认定是一些人对绝大多数人的“专制”,比如康梁及其制度对绝大多数进行专制,后来是孙黄的国民党人对其他的中国人进行专制,……。

所上观点,正是“制度决定论”及其支持者必须解决的问题。

             2017年9月25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