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枪击案看“制度论”的不足
2017-10-09 08:23:16
  • 0
  • 2
  • 7
  • 0

    从美国枪击案看“制度论”的不足


美国时间10月1日、东半球时间10月2日,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发生了一起恶劣的枪击事件。枪击导致59人死亡,500多人受伤,据说是美国20多年来最严重的一起枪击事件。

案件发生以后,内地的微群转发得很快,也积极跟进了。在这起悲剧事件上,内地的舆论比较少介绍美国的媒体报道,大多是中国人根据自己的需要和理解来表达,或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来选择某些视频。比如,我们之前看到的一位53岁的人吸引枪击者的视频,还有一个是当时华人所表现的视频。

根据我们平时的理解,观察和比较这些视频、文章,我们会感受到这么一点:此次美国枪击事件的解读、理解,它仍然是很具有“中国人特点”。如,强调53岁的视频可以与内地那些新闻报道的“先进事迹”作比较,华人现场关车门可以与人们平时批评“国民劣根论”进行联系。

用王阳明的话语说,这就叫“你观此花,此花开”。中国人因为习惯了一种定格思维,所以他们在这次美国枪击事件上也会不自觉地用自己的传统套路来看,以为“这就是美国及其美国人”。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次美国的灾难,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现象:平时那些开口闭口谈“制度决定的、导致的”人群,他们这次不是讲“制度决定论”了,而是谈论人性了。也就是肯定、赞扬美国人当时的人性光辉,肯定美国人在事后的排队献血事迹。

在这里,我们不妨换一种思维、角度。假如这次是发生在内地,不知道内地的自由民主圈会是什么样的看法?那位开口必定是“制度决定的”张雪忠先生,又不知道是否有精彩的妙笔评论?

换一个角度,我们则看到了那些极权支持者,他们在这次倒是用了“制度论”思维,认为美国这起枪击事件是批美国政治制度的好素材,也是幸灾乐祸的素材。

也就是说,同样一个事,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立场、不同的思想体系,人们会得到不同的看法。我们都事实上生活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并且不自觉地用“先入为主”的观念来认识周围发生的事,解读那些事。

美国这次的枪击案反映在内地的自由圈,那些“制度决定论”的人,他们就不是用“制度论”来分析了。这种现象,不免让我想到了春秋时期晏子说的那个“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的故事。

为什么某些事件发生在内地就是“制度论”,而发生在美国则是“人性”的事?

为什么不同立场的人看待美国枪击事件会有不同的观点?

这还是说明了中国人的认识问题。自由民主的人,原先那些“制度论”的人群,他们是明显使用了两套标准,也说明了“制度决定论”的观点存在不足。极权支持者,他们这次倒是用了“制度论”,可是这同样是以偏概全,用事件解读去混淆视听。

美国的枪击事件不是制度论可以解释的,也不是“制度论者”用“人性标准”就可以说清楚的。因为,这样的事存在复杂的因素,它绝非某个因素“决定”出来的。比如,这次可以认为是突发的,可以是枪支管理的,可以是枪击者可能受到某种极端思想的影响……复杂的原因引发了这次悲剧,这就是“制度论”不能解释清楚的,也不是“制度论者”换上“人性”就没事了。因为,制度不会决定人性,人性也不会决定制度,它们只是存在某种相互影响的关系。

“制度论”既然是不足以解释清楚,那么我们固定思维的那套“就是制度导致的”观点是不是同样存在问题呢?是不是存在某种以偏概全的现象呢?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去反思的事,也是我们认识提升的思路。

我们假如不能跳出固定思维,那么我们的认识就会走向偏见,进而把很多问题简单化,甚至是粗暴的。因为很多问题可能在细化时有不同的原因,解决它们也是“对症下药”,而不是一个版本的标准化。

认识到问题,探究问题的成因,然后我们再去对解决问题,这可以说是“对症下药”,也是解决问题该有的办法。假如我们不问青红皂白,什么事情发生后就是“制度导致的”,那么我们就会陷入形式主义,容易出现假大空的回避具体事。

在过去,我逐渐摆脱“制度论”的思维,选择了细化分析,把问题细化再探讨“怎么解决”。这是我的反思,也是我经历过某些事件以后的体会。在我看来,假如我们一直被“就是制度,就是制度”这种思路左右,那么我们就没有真正的提升,因为我们都要面对具体的问题。当那些问题摆在你面前时,这时候就不是“制度造成的”这么轻松了,而是该考虑“我该怎么办?该如何处理才好?”

如果我们逐渐开始思考“怎么办”“换作是我,要怎么解决”,这时候的我们就是一个真正的务实主义者,是可以承担历史责任的人。所以,我非常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努力,继续前进,而不是停留在评论阶段,不是停留在情绪化层次。

          郭贤源      2017年10月8日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