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女学生的毕业演讲该赞美
2017-05-22 23:20:38
  • 0
  • 5
  • 245
  • 0


  今天下午,凤凰网等多家网络媒体转发一则消息:《中国留学生毕业演讲:美国空气都是新鲜而甜美的》。这篇由《环球时报》发布的文章,尽管该文编辑一再强调自己不带价值评论,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编辑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比如,该编辑所引用的资料都是一片倒地批评女留学生的。

   假如是公正的编辑――以多次强调自己“中立”角色,那么该文在写到女留学生时就应该正反两方的看法均采纳,而不是仅仅使用那些“道德审判”的言论作为依据。事实上,就该文的内容来说,它其实是一个滑稽有趣的现象,即该文使用的“影像”与文字表述是不一样的。在文字部分,编辑所引用的资料根本就不能证明女留学生的演讲内容,反而凸现了内地中国人的偏颇思维,特别是深受某种思想毒害所形成的狭隘观念。为了进一步分析该演讲并得到有益的信息,我试图对该女留学生的演讲内容做一个全面的分析。


             “事实”部分为何没有人驳斥?

      在看完这个8分钟的演讲内容以后,我得出来的“直觉”是精彩、卓越;而粗略看完文字部分,我获得的“感受”却是定向思维、意识形态化。

     二者形成鲜明的对比,这还可以从一个简单的方法来理解:这位杨姓女留学生的演讲内容是不是符合真实?

    假如我们在该演讲内容上不能否认“真实性”,那么任何用道德审判她的言论就根本站不住脚。因为,这本来就是两码事。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我至今没有看到针对“真实性”部分驳斥的内容,仅仅是看到那些“打鸡血”、“政治正确”、“激情”、“抒情”的言论――文字修饰的小伎俩。女留学生说的内容,主要是两个部分:一是她生活的地方、她5年前离开中国大陆时的空气,以及抵达美国那一刻的空气状况;二是她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所体验到的经验――5年的经历,并认为美国的自由是最该赞美的,人们的“表达自由”创造了美国历史,因而呼吁大家珍惜和保护这份来之不易的“自由”。

     就是这样2个事实,我们却在该文的“文字部分”看到一片倒的谩骂,某些人被“祖国荣誉”所牵着鼻子走了。事实上,那些批评该女留学生的言论,它们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即属于价值取向的部分。比如,说女留学生有辱“国家荣誉”,说女留学生“博眼球”“脸丢光了”……其实,评论部分的言论尽管五花八门,也貌似有“兴奋点”,但它们根本就没任何意义,因为这种评论与“事实”层面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你可以说好,你也可以说不好,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比如,保守派和激进派就会形成对立,偏袒权力和保障权利的也容易对立起来。

   按理说,要真正驳斥该女留学生的演讲,发表不同意见的人就该首先去针对她演讲内容,即她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符合事实?是,或者不是。这么简单的道理,评论者们居然不明白,竟然绕过这个中心话题去扯另外一个话题。假如评说者能够从“事实层面”去批驳,指出女留学生所说的话完全站不住脚,并且用证据去论证,我相信这会很有说服力的,也一定会更加精彩。

    

            女留学生所说的“空气”

  观看该女留学生的演讲,我们可以看出她说的“空气”包含两个成份,一是“自然的空气”,这部分是新鲜的、甜美的,而不是必须戴口罩的,不是受到严重污染的那种;二是“政治的空气”,这部分是自由的、尊重表达自由的,是每个人的观点可以不受控制不受束缚的意思表达,也是探究真相与真理的。

     就自然的空气来说,美国到底怎么样,这是她很清楚的,毕竟5年的留美学习生涯摆在那里,她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来说话。空气是好是坏,在美国5年了,这一点发言权还是有的,不然她就是不称职,也可以说是书呆子。用事实来说,她认为美国的空气是“新鲜而甜美的”,这是她在5年前下飞机抵达美国那一刻就深刻体会到的,并且在过去的5年里也没有发生改变。美国的空气好,这是事实,这也是她通过比较自己原来生活的家乡而得到的结论。因此,那些从道德层面去审判她的人,这部分人普遍是跳过了女留学生的切身体会。既然不谈事实,那么任何评论的语言就可以视为“不尊重事实”。

     就美国的“表达自由”来说,这位女留学生也是很独到阐述的,即她通过现实的自然空气来快速过渡到政治层面的“自由环境”。在这位女留学生看来,美国之所以有今天这么伟大的成就,其很大部分是因为它是自由的,人们不必担心自己说错了话,也不用担心因为说错话而受到惩罚。美国是一个表达自由的国家,人们不需要考虑因为不同的观点而感到恐惧,也不需担心批评的、反对的声音而遭到公权力的报复。这种自信力,是美国不断走向强大的表现,也是美国引以为傲的根本。然而,在这些批评该女留学生的言论中,我们同样没有看到针对事实层面去反驳的,比如可以指出该女生的陈述不符合事实。不驳斥她的言论是否符合事实,却跳过该话题去谈另外的话题,这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事。

    也就是说,事实就是事实,是什么就是“是什么”。当我们看到一个人说“是什么”时,我们这个时候最该的是“你说的不是这样,而是那样”。从“是”到“不是”,再搬出证据去证明,这才是正确的方法,否则就是转移视线。毕竟,这位女留学生说的“是或不是”的东西,而评论者所说的却是“好不好”的东西。

   事实上,以学理来分析,我们不难发现: “是不是”与“好不好”,这本身不是一条线的事,二者可以说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是或不是,这是针对“事实”进行核实、考证;好或不好,这则是针对“事实”去做的评价,而这个评价的价值体系又是另外一种理论体系的。


              定向思维与价值取向的现象

   从目前内地报道的信息来看,这是典型的“价值取向”的思维,而不是“事实论证”的思维。也就是说,这位女留学生在毕业演讲上所说的“事实”没有得到反对者的正面回答,他们却从另外一个极端的角度去抨击。现在的问题是:事实是否得到认同?尊重事实,还是罔顾事实?

     中国人有个民族习惯,即所谓“家丑不外扬”、“母不嫌儿丑”。在这种习惯及其思维影响下,很多人有种天然的遮掩心理,他们觉得事实不事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无限赞美“家乡”。比如,聂树斌的父母在寻求正义路上不能向外界诉说自己儿子的“冤情”,不能对媒体倾诉事实,只能无限赞美家乡的政府如何如何“英明”。换句话说,聂树斌父母能否对外界诉说事实,这与此次女留学生毕业演讲是同样的思维,不因身处何方,就“事实”层面,任何人、任何公权力不得阻碍公民的“表达自由”。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我们有多少人不明白?有多少人的思维被定向思维所左右?有多少人是受到政治势力塑造的习惯影响?有人说,身在外国就该无限忠诚,否则就是所谓的“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这种逻辑其实非常荒唐、滑稽,个人自由不因任何组织、政府而改变,一个人是否可以在表达自由上得到全社会的普遍尊重,这是衡量一个政治体是否文明的重要标准。社会的进步从来不因公权力而变,却因个人的变化而改变,唯有个人自由得到普遍尊重,这样的社会才有现代的,才是新文明的标志。

     每个人有表达自由的权利,他/她不因自己的肤色、性别、立场、身份而不同,这是英美国家给全世界树立的榜样。假如一个人不能自由的表达,或是表达的内容被无端的侵害,这才是可怕的。因为私权利必须得到保护,而公权力则必须得到遏制。公权力可以任意发挥,这就存在支配、干预公民的个人权利的可能,并且往往会释放公权力的恶的一面出来。同时,整个社会的公共价值,这也很重要,在“政治正确”的影响下,我们在最近几十年里经常看到美国人被“政治正确”所坑害,比如他们不能随意指出黑人的胡闹,不能指出穆斯林的某些问题,或是以“道德原则”去谈论政治正确。

    据说,这位女留学生目前在美国遭到她的华人同学的“群殴”,以致她不得不在社交网络上删除一些言论,并就这次毕业演讲做道歉。从这种现象来看,我不得不感到遗憾,根深蒂固的华人世界的观念,他们无论身处何方,即便是自由世界的美国,要融入到自由社会都相当困难,因为他们脑海中的观念被束缚了。人身自由不因身在“美国”而改变,却是因为“观念”而变化。只要华人没有改变观念,不明白“表达自由”的重要性,那么他们就仍然是潜在的家长意识,是距离自由很远的状态。

     致敬这位女留学生,她用事实向所有的华人同学宣告了自己的成长,用这份毕业演讲表明自己正与他们拉开距离,这是最值得肯定和赞美的。同时,我也为她所遭遇到的“群殴”感到失望,为她被逼无奈而不得不道歉感到遗憾。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