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718)

我们该有冷静而理性的认识论

五六年前,我看到很多人对某某某非常有好感,言论上充满着“指望”,寄托于他会怎么样。看到那样的舆论氛围,我多次撰文表示难以认同,我的表达是“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应该看他做了什么。”说,谁不会说,谁不知道表演几下。那个时候,我深受分析实证主义法学派的理论影响,经常提醒人们“事实是一码事,价值是一码事”、“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三四年前,我看到不少人把某某某比做那个谁,言论表达的意思表露了极大的殷切...

  • 391
  • 3
  • 8
  • 0
2017.08.20 10:27

澳大利亚与南非,“制度论”的痛

这些年来,我们时常听到一些人举例澳大利亚来阐述“制度的决定性”。他们说澳大利亚是英国流放犯人的地方,因为有了好的制度,所以犯人的后代在今天也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秩序。这种说法粗略地讲确实没有问题,也给接受“制度论”的人满满的能量,激发他们更加坚信制度论。但是,假如深入去了解,并进一步思考,我们就不难感受到很多很多的问题,它绝不是像用“制度论”宣讲几句那样。“制度论”显然是把问题割裂开来了,人为地设置了界限,...

  • 704
  • 4
  • 18
  • 0
2017.08.17 10:00

“制度论”是误入歧途的认识

最近这些年来,“制度论”非常流行,某些人群在见到社会问题时总是大谈“制度”,他们把问题都归结为制度,认为若是改了制度,一切便迎刃而解了。制度论甚是有理,给人感觉一种万能论的分析或认识的标准,只要遇到了问题,把根源归为“制度”就没错。 因为有了这种定向思维,有了普遍的认同,所以制度论俨然成为最流行的一种说教。但是,观察下来,我们是很容易感受到很多问题,特别是这种认识正在成为一种诱导大家思维、思考的口号式标...

  • 507
  • 0
  • 16
  • 0
2017.08.16 21:40

悼念远征军200师老兵刘定海爷爷

昨天,我国全面抗战80周年的“淞沪会战”纪念日,在这个特别纪念日的时候,原国军、远征军200师老兵刘定海逝世,100多岁(具体数,他女儿也说不清楚。) 远征军200师刘定海爷爷的事迹,我在2年前曾经有过介绍,去看望过三四次。在2015年时,双目失明的刘爷爷现场唱起了国军抗战时期的军歌,令在场的我们惊叹。我国抗战之军人,虽年老多病,然他们的傲骨气节却依然,实为我辈楷模。 刘爷爷之生年,历经沧桑,民族灾难、国难,特别是“...

  • 440
  • 2
  • 16
  • 0
2017.08.14 17:56

新书介绍:自由在发展

经过持续的努力,鄙人在今年3月中旬开始写作的书基本确定了版本内容,它是一本全新解构1840年以后的思想演变史的作品,主要以社会思潮与政治团体推动的行为相结合,研究中国人在这个过程中的思想曲线波动。以下是大纲式的解释。 书名:《1840年以来,中国人一直走在歧路上》 时间:上起1840,下至1949年,思想上的分析到1920年代的学衡派思想演变:林魏反思,到洋务派,到王郑“民主之国”,到康梁变法,到孙黄理论,到新文化运动,...

  • 601
  • 1
  • 22
  • 0
2017.07.31 09:54

英美的经验:制度是演变的结果

继续延续“制度之维”,这次重点以英国、美国的政治经验来分析宏观的政治制度,以便进一步对时下流行的“唯制度论”、“制度决定论”进行批判性回应。从开始分析“制度”以来,我始终对“制度决定论”予以批判。在我看来,“决定论”的思维本身就含有隐性的专制意识,它的隐性语言是“谁决定谁”,延伸出来的实践隐性语言就是“实践群体决定了广大的泛大众的命运”,因而那些公然宣称“信仰决定论”、“制度决定论”、“文化决定论”、“素质决定论”和“经...

  • 1092
  • 3
  • 48
  • 0
2017.06.14 11:37

苏维埃经验:人性与自由在制度之上

继续“制度之维”的思路前行,我将在本文中重点分析列宁在苏俄开创的“苏维埃”,总结这种“苏维埃经验”,以便我们更加清晰。对于苏维埃的认识,阿伦特式的“极权主义”话语风靡欧美学界,但极权主义最初是指纳粹德国和苏俄这种政治理论,并非单指苏俄模式。不过,由于人们的习惯,所以我在此处亦采纳欧美学界的词汇――极权。 对于苏俄的苏维埃,观察它的政治历史现象,我认为催生它的结局可以归纳为三句话:恢复人性,挣脱奴役,争取自由...

  • 1593
  • 2
  • 62
  • 0
2017.06.13 15:55

台湾经验:五权制的政治转型

接着“制度之维”分析,本文将分析中国晚清康梁“变法改制”话语体系主导的政治实践――主要又以共和政体的政治实践为素材。这次的分析,它是重点对目前重复晚清时期的那套“唯制度论”的问题展开,分析试验的孙文“五权制”,以便让我们更清晰的认识问题。 就内地现实来看,热衷于民主的人,他们普遍地以“民主制度”作为开口闭口讨论的重点,以致绝大部分人一说到民主,他们立即就是转移话题到“民主制度”,并千篇一律地指出“就是要有民主制...

  • 1180
  • 1
  • 35
  • 0
2017.06.12 21:51

中国文化下,国人是如何认识制度?

继续“制度之维”的话题,以1840年以后――特别康梁维新变法以后,中国人迎接“中西冲突”所表现出来的“制度论”及其实践,做一次经验的归纳。 以我的观察来说,1840年以来的中国是处于“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其政治秩序的重建至今还在路上。晚清以来的“大变革”与春秋战国时期又具有诸多的相似性,比如,春秋战国时期是法家式“变法改制”思维主导了,晚清的康梁拉开的中西政治秩序融合也是“变法改制”思维的。而且,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法家...

  • 891
  • 7
  • 28
  • 0
2017.06.11 18:30

沉思:制度的起源、演变和新生成

继续沿着“制度之维”,也是这个话题的第4篇随文了。在《制度与人性》里,我已经提到了“制度的起源、制度的演变和新制度的生成”。应该说,这是目前“唯制度论”最继续去思考和提升的部分。在绝大多数的“唯制度论”者那里,他们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要改制度,快点改制度,改了制度就可以实现民主”,这种论调在很多圈子里喧嚣,有的人甚至以这个作为标准去评判“群友”。 坦率地说,围绕着这种叫喊“制度论”的话题,我在最近两年是没少去思考...

  • 537
  • 5
  • 18
  • 0
2017.06.10 2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