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703)

2018,待看风云际会

公历2018年元旦,新的一年,新的一月,新的一周,新的一日,在此祝所有的朋友新年快乐,愿新的一年带来新希望,期待自由理念在新的一年里获得更大的共鸣。“四新”是看点,也颇有开了好头的意思。根据惯例,最近三四年里我都会发表一点看法,也会作一种时事预判。由于最近家父身体不适,住院(从圣诞到至今)治疗,所以这次我就稍有延迟,不过这不会有大碍。 新的一年,我的愿望是家人身体健康,住院的家父早日康复,也祝愿所有自由...

  • 1446
  • 3
  • 52
  • 0
2018.01.01 21:59

医疗保障体系,英美国家值得借鉴

对于很多家庭来说,最近又是一年交医保费的时候了。“今年又涨了”,这句话是经常能够听到的心声,它突出反映了现实中的医保对大众家庭带来的问题。回顾最初的“医保费”,那时候是10元,第二年是15元,其后50元、100元、120元……年年攀升。 医保费虽然涨了,可是医院治病却并没有真正给大多数家庭带来实惠和便利,反而因为医保费的关系影响到了具体的医药费。比如,六七年前的某种葯是3元左右,如今可能就要花费10~15元才能购买到。药...

  • 505
  • 6
  • 32
  • 0
2017.12.18 23:32

所谓的医保,真让人哭笑不得(下)

(下) 为何这样闹腾? 月初的某日黄昏,我致电家父,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听着不对劲,感觉是重感冒的迹象,我当时要他第二天去看,我内心里也准备着回去一趟。在我看来,这次感觉事态严重了,因为他已经是几种病碰到了一起。就在我决定具体返回的时间后,家母第二日来电说此事,虽然她没直接要我怎样,但我还是明确回答已经的安排,只是我没想到家父生病住院了。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父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先是11月上旬困扰他十来...

  • 933
  • 4
  • 37
  • 0
2017.12.14 22:12

所谓的医保,真让人哭笑不得(上)

所谓的医保,真让人哭笑不得(上) 家父生病,我再次赶回奔走。这已经是今年第二次了,上一次是上半年4月、5月的那场病。人老了,很多病就袭来,这是我们每个人都绕不掉的事,而人类繁衍生息就是这么传承的。父母生儿育女,历经千辛万苦把孩子拉扯大,养育之不易是每个做了父母的人能感受到的事。大抵是因为这个,所以孔子及儒家特别重视亲情,父慈子孝是为人之根本,孝悌之心成为职责所在。受儒家思想影响的我,自然很难脱离这些...

  • 1101
  • 2
  • 41
  • 0
2017.12.12 20:52

反思41:指责他人“猪民”的更是菜鸟

反思41 时常看到一些人把国人骂为“猪民”,言说者或转发者还往往被点赞,这看起来多少有些可悲。某些人在说这话时因现实中的事而带有情绪,这种恨铁不成钢的言论,虽说是气愤中的语言,但总是能从他的潜意识里看出端倪;某些人不是在出于现实中的事件而发表这套言辞,这就是脑海里深藏着的定向思维,它已经不是潜意识来解释的问题了,而是骨子里那种“贱民的鄙视”,是内心深处长期有着不平等观念。 猪民、屁民、贱种、国民劣根性,这...

  • 464
  • 2
  • 17
  • 0
2017.12.04 13:51

反思36:好制度从何而来?

反思36“没有好的制度,好人也会做坏事;有了好的制度,坏人也难做坏事”,这句话被广泛引用,可能是邓小平先生所说的。不过,引用的人普遍是讲大概意思,而没有真正去“复述”原话,所以这句话有很多个版本。若是要了解原话,这可是得去查找《邓选·三》了。现实中,人们普遍地表达着这个观点――好的制度可以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可以让好人变坏。简化一下,这里其实是讲“制度”与“人的道德”联系在一起,“好制度塑造好人,坏制度产生坏人...

  • 513
  • 5
  • 26
  • 0
2017.12.01 17:22

反思1:不同阶层的“需求”

【反思*1】改变社会,首先得从“政治社会”“社会结构”开始,假如对现实的社会结构缺乏深入了解,仅仅用批评或批判的语言对现实问题进行叫骂,这显然是无济于事的。一个社会结构,它是由上层群体、中层群体和底层群体所组成。其中,上层和中层是保障社会结构稳定的基础,假如上层不安、中层焦虑,那么社会秩序就容易震荡。下层不满一旦被中上层的战争所带动起来,整个社会就容易走向失序。良好的社会秩序是由上层群体和中层群体共同筑...

  • 617
  • 4
  • 33
  • 0
2017.11.19 11:06

坚守良知,不媚骨不媚俗

我生命里最大的突破之一,就是我不再为别人对我的看法而担忧。此后,我真的能自由地去做我认为对自己最好的事。只有在我们不需要外来的赞许时,才会变得自由。 ——罗伊·马丁纳 了解我的人今年可能又感受到了变化,这个“变化”不是方向的,不是目的的,而是在细节方面的认识,即我在自由民主(或自由宪政)上的认识有一些变化――认为正义、良知重于法律。假如法律突破了良知,那么人们就有理由选择不从,不管制度如何神圣、权威,也不...

  • 2484
  • 16
  • 75
  • 0
2017.11.07 22:09

人性、良知、正义和自由是一体化的

今年夏季以来,我在思索自由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时逐渐形成了一个多维结构的认识观,即爱、人性、良知、正义与自由是多维关系链,它们是一个系统化的结构。我们向往自由、高扬自由,不是指中国文化传统的那种自由观――道家式自由,而是指英美那种“法权观念下的自由”,是权利与边界共存的自由,是战胜专制、极权的自由。这种“自由”促成我们今日去反思现实,去思考寻求突破,而思考的人又是离不开正义与良知,是正义的召唤、良知的驱使...

  • 4748
  • 9
  • 85
  • 0
2017.11.01 12:00

“五毛”有我这样,你就该感到高兴

昨日一次随意闲聊,好友被几人送上“五毛”一顶,好在朋友也没有激烈的情绪上来,否则场面就可能要壮观了。我是一个多小时后看到,事情已过,但感慨还是难免,于是我说到,“观点不同可以,但观点之争不要转移到人身攻击,不要用道德捆绑的方式讨论问题……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也是‘五毛’,至少被多个网友送过五毛帽子。他们看到我批判‘制度决定论’,看到我批评肉肉女神募捐……” 观察最近几年来的QQ群交流、微信群交流,我实在看到了很多...

  • 2281
  • 2
  • 52
  • 0
2017.10.31 11:45